下載客戶端

【專稿辣評】新土耳其是什麼?

08月15日 16:13

$!title_without_url!$

埃爾多安設想下的新土耳其是一個由其人民統治和描畫的形象。圖:大公網

作者:珍妮·懷特(Jenny White)

在土耳其大規模集會抗議未遂政變的過程中,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感謝了這些作為新土耳其代表的民眾,稱他們以血肉之軀抵擋進攻的坦克,以犧牲自我抵抗政變軍。埃爾多安設想下的新土耳其是一個由其人民統治和描畫的形象,而他所說的絕大部分民眾,意指那些選舉他擔任總統的土耳其人。埃爾多安提及其決策則必稱民意(Milli Irade)或國家意志,以具體體現人民統治這一意涵。

新土耳其人作為虔誠的穆斯林,將他們的宗教珍視為國家統一的基礎。他們尊崇傳統的保守家庭,這既是一個國家狀態的反映,也是國家建模的根源。傳統家庭的家長制,要求其成員謙遜、服從,類似于模範公民與國家間的關係。在這當中,埃爾多安扮演者強硬、保護型且不可被質疑的國家家長的身份。

一方面,這完全不同於早前凱末爾主義下的國家模型。穆斯林土耳其血統使國家得到統一的理念是凱末爾主義建立的基礎,它同時向民眾傳遞著一種持續性的警惕狀態,即血統純正和國家統一將受到境外敵人的破壞。凱末爾主義下的公民,其最大責任在於,為保護國家不受用心險惡的外部力量及其操控下的內部土耳其非穆斯林少數民族的破壞,時刻準備貢獻出自己的熱血。事實上,非穆斯林少數民族的愛國精神常常受到質疑。

另一方面,新土耳其的主題植根於深厚的歷史土壤。儘管凱末爾國家主義宣導女性擁有受教育和工作的權利,但它同樣建立在傳統家庭基礎上,並以軍方作為監護者和民族大家庭的安全、統一的最終裁決者。

公民的責任在於服從國家。民調顯示,絕大多數土耳其人仍然是並將繼續保持自身的虔誠、高度保守,以及對外來者難以接納的觀念,因此政治宣傳多依靠熟悉的社會和文化意象也就不足為奇了。無論何種國家模型,那些在出身、宗教派別、生活方式及觀念都不同於絕大多數人所代表的一類人群,總是無法避免受到排斥。凱末爾主義儘管是一種世俗化的意識形態,將土耳其人這一含義定義為擁有穆斯林土耳其血統,而非土耳其國籍,由此將非穆斯林公民限定在了民族大家庭之外。埃爾多安的“新土耳其”將民族認同建立在遜尼派穆斯林信仰和土耳其文化之上。這兩者都無法依靠1923年土耳其建國後的邊界得到地理層面的妥善解決。

確實,新土耳其的一個主要的區別是在地理意義上的擴張,以及回到過去的思潮。凱末爾主義者們在意的是1923年建立起的土耳其作為一個民族國家所要嚴正以待的國家邊界。而新土耳其則直指1453年,穆斯林土耳其人征服基督教拜占庭帝國、建立奧斯曼帝國那一刻的邊界。包括再次扮演征服角色在內的新的國家秩序已將凱末爾主義的國家秩序推向一邊。因此,只要新土耳其與過去奧斯曼帝國疆域內的任何一部分共用著土耳其文化、語言、遜尼派的虔誠等等,新土耳其都有可能輕易地站住腳跟。

新土耳其有可能如曾經那般重新成為一個世界強國,這並非通過領土擴張,而是通過經濟和文化的征服。這樣的強國之夢已因阿拉伯起義而升騰。此外,埃爾多安以自身為中心面對俄羅斯、以色列和非洲的姿態,亦建立在將新土耳其看做世界強國這一願景的基礎上。

上述兩種國家模型都在某種程度上抑制著一部分不包含於這個模型的群體。在凱末爾主義時期,他們是不具有土耳其穆斯林血統、但足夠虔誠的公民仍未接受凱末爾主義宣導的世俗化的現代化;在新土耳其,他們是的不夠虔誠的任何人。在正義與發展黨統治的第一個十年裡,該黨尚且具有對宗教及種族差異的容忍度,這些到了今天已被逐漸侵蝕。

叛徒一詞無論在凱末爾時期還是新土耳其時期都佔據中心位置,指來自內部的反叛。最壞的叛徒則是曾經最親密的夥伴。比如葛蘭運動曾是正義與發展黨多年盟友,雙方決裂後,埃爾多安宣稱葛蘭運動為恐怖組織,並視其為頭號公敵,此次政變後的清理也自然是對其窮追猛打。

這是遜尼派內部的鬥爭,世俗派與伊斯蘭之間的裂隙這個常用的解釋模型無助於理解目前新土耳其的陣營分壘。局勢更大程度上取決於埃爾多安下一步的行動。作為一位務實的總統,他必然想要繼續掌權。也正因此,他的選擇不外乎走向更為極端的兩極分化,比如解決阿拉維派、非穆斯林人群、世俗化主義者這些不被國家意志所代表、由此不在民族大家庭內的人士,或者相反地伸出友誼之手,像對待以色列、俄羅斯、伊朗一樣,這其中甚至有可能包括埃及和敘利亞。

政變強化了埃爾多安手中的權力,目前土耳其處於政變後的緊急狀態,在未諮詢議會的情況下,該政權完成了對所有主要國家及民間機構獨立性的破壞,並在這些機構塑造其個人形象。這也就不奇怪印有民意(Milli Irade)標識的海報上同時有埃爾多安的照片。新土耳其的發展前提在於民主選舉成就了埃爾多安作為國家意志化身的正統性,換句話而言,就是民主選就的獨裁。

$!title_without_url!$

本文作者:珍妮·懷特(Jenny White)

作者系斯德哥爾摩大學土耳其研究中心教授

翻譯:李沫穎

本文屬作者獨家供稿,轉載請聯繫橙新聞